拖延症发作的奔

小茨球找挚友

被熊孩子发现被迫改名:

阴阳寮里新来了一只小茨球,蓬松的卷毛,小小的身子,鲜红的小鬼角。到了第一天就在庭院里跑来跑去,嘴里奶声奶气的嚷嚷着“挚友,挚友”。


 


他跑到池塘边,看到小鲤鱼在吐泡泡,就跑过去问,“鲤鱼姐姐,我的挚友在哪里?”小鲤鱼尾巴拍拍水面,“你的挚友有着强壮的身躯,即使大冷天也会穿很少。”


 


小茨球歪着头,金色的眼睛眨巴眨巴,他看到庭院那边走过来的山童,初冬的早晨,他打着赤膊,随着走路的动作身上的纹身也随着完美的肌肉来回变动。


“挚友,挚友!”小茨球连跑带颠的冲过去,张开小手求抱抱。山童低下头看着脚旁的小白毛,把手里的石锤放到地上,弯腰说“我不是你的挚友,你的挚友拥有一头红色的头发。”


 


小茨球失望的放下手,他毫无目的的到处走,突然草丛里传出一些响动,然后露出两只角,小鹿男抬起头好奇的看着今天刚到来的小宝宝。


“(*@ο@*) 哇~哥哥你的头发是红色的,哥哥就是我的挚友么?”小茨球一顿激动,脚上的小铃铛也随着动作叮当作响。


小鹿男动动耳朵甩甩尾巴,“我不是你的挚友啦,你的挚友平时总是抱着酒壶在喝酒。”


 


小茨球失落的撇撇嘴巴,突然一股酒香传来,他兴奋的转头,寻着酒味儿看到狸猫在石头上抱着酒壶喝酒。


“挚友!!”茨球一把抱住狸猫的酒壶。


狸猫半醉半醒倒了半天酒发现酒壶变得有点沉,抬眼看到挂在壶尾巴上的小毛球。


“挚友!哥哥就是吾的挚友吧!”小茨球双手双脚奋力挣扎,一个劲儿的想顺着酒壶爬到狸猫身上。


狸猫瞬间酒醒了八分,他颤颤巍巍的瞟了眼樱花树下已经叠了九层狂气的家伙,抹了把眼泪对小茨球说,“待会儿过来打我的就是你的挚友……”


 


传说阴阳寮里单身四十年的酒吞终于有了童养媳,小媳妇到了第一天不知道为啥把不明真相的狸猫打个半死,让他戒酒半年,还强迫小鹿男染了白发并且联合网易爸爸削弱了山童的肌肉。


 


“茨木来了,酒吞不是应该很高兴么?”荒川一脸不解。

大天狗看着樱花树下被茨球缠的不耐烦,却每当人家跑的太远就给拉回到身边的鬼王,啐了一口,“死给”。


评论

热度(593)